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

清帝國性質的再商榷:回應新清史(第4刷)






本論文集自出版以來, 已增印至第4刷(2017)。論文集的觀點也漸為學界所認識。

文集中所收拙著康熙遺詔中所見大清皇帝的中國觀〉,其論點亦多為研究清史的方家所接受。大陸著名學者姚大力說本文「言簡意賅」,並多加謬獎(見《殊方未遠》,2016,頁299)。這和論文集的台灣匿名審查人所說「此文十分簡潔有力」前後呼應。另一在大陸具影響力的學者黃興濤,在他最近出版的新著中亦利用本文的研究成果抨擊「新清史」的「中國非大清」之說(《重朔中華:近代中國「中華民族」觀念研究》,香港:三聯書店,2017,頁203741580)。網上詞條,如維基百科的「清朝」(注4)、元清非中國論」等,拙著也多被引用。 拙著於刊出後二三年間即蒙學界青睞,不以篇幅多寡而見棄,內行看門道,外行看熱鬧,此之謂乎。

現在,研究清史的學者對「新清史」之說並不陌生。本論文集可讓讀者從另一角度思考「新清史」學者所提出的看法。以下是出版社對文集內容的簡介:

近年美國學界流行「新清史」之說,認為清朝是中亞帝國而非中華帝國 [筆者按:大清不是帝國且以譴責所謂大中國沙文主義為藉口來否定漢化,以混淆族群認同與國家認同來論證清朝並不認同中國,其言外之意質疑中國領土主張的歷史正當性,呼之欲出。顯而易見,所謂「新清史學派」無疑在大做翻案文章,以「新見」引世人注目,但無論在理據上與事實上都難以自圓其說。本書由海峽兩岸八位歷史學者分別提出論文,在學術會議上共同商榷後,整編而成。八篇論文聚焦於同一主題,從不同角度,諸如文化、學理、族群、漢化、認同、教育、制度,以及中國觀多方面,回應了「新清史」的論述,肯定了清朝是中華帝國的延伸,中國從秦至清原是多民族帝國,不僅漢化,也有胡化,清朝並不是中國歷史上唯一非漢族建立的朝代,豈能獨外於中國?


(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)



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

滿文字典中沒有的字:kengkiyaken~genggiyeken



老滿文拾零



《無圈點檔子》1623年記事


天命8年(1623)5月24日,《無圈點檔子》的記事謂:Môsei gôrun-i baiisa ambasa emo niialma geli salabome kengkiiaken-i banjijina. (Musei gurun-i beiisa ambasa emu niyalma geli selabume genggiyeken-i banjicina.)句中的genggiyeken一字意義不明。

Genggiyen + ken,原來即「略明亮」之意,但結合後面的-i banjicina便不能翻作「略明亮地生活」。G. Roth-Li在Manchu: A Textbook for Reading Documents將之翻譯為live in an enlightened manner (2000p.342)遼寧大學《重譯滿文老檔》太祖朝第三分冊則將之翻作「明智地生活」(1979, 50),似皆不合文意。中華書局出版的《滿文老檔》(上)(1990,頁492)、《內閣藏本滿文老檔》冊19(2009,頁183)之譯文,完全乖離滿文原文,可以置之不論。

日本《滿文老檔》II genggiyekenよりらか」,並將genggiyeken-i banjicina翻作「明るく暮らす」(頁771)。日文之「明るい」,除「光明」外,也有「快樂」之意,結合其前面的selabume,genggiyen在這裡作「愉快」解較佳。滿文字典中多無此解釋,宜補入之。



(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)